POD理念,符合中国国情的城市系统解决方案
安邦智库:城市问题研究 2019-09-12

要问这两年城市建设的节目单上,什么节目最火爆?TOD肯定能入围。有人戏称,“因为TOD,各级政府,看到了可以多印出去多少地票;开发商,看到了楼盘涨价的又一大卖点;设计院,总算等到了向基建靠拢的良机。”TOD身上被赋予了无限的厚望,它仿佛就是治疗一切中国城市病的特效药,仿佛就是中国城市必须的未来。

TOD的火爆,在城市建设从“增量开发”向更关注人所思所想的“存量更新”转型的今天,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时间回溯到1992年,“新城市主义”创始人之一彼得卡尔索尔普(PETER CALTHORPE)首次提出TOD(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T)概念,并表示“TOD是一种土地混合使用的社区规划模式,社区边界距离中心的公交站点和商业设施大约1/4英里,适合步行交通。社区的设计、布局强调创造良好的步行环境,同时客观上起到鼓励公共交通的作用。”简而言之,TOD的核心就是通过打造以人为本的小尺度街区,并辅以绿色环保的公共交通系统,激发城市活力,复兴城市。而土地高效利用和城市发展的可持续性生长是TOD模式的关键。从概念来看,TOD的建设理念似乎刚好与我国城市建设模式转型需求相互契合。但TOD理论真的适用于中国城市吗?

屈指可数的TOD成功案例数量,或许已经从侧面给出了答案。其实TOD模式并不是那么符合中国国情。就拿人口密度来说。TOD规划理论在美国主要解决城市低密度蔓延的问题。根据卡尔索尔普的研究,TOD社区内,住宅区的净人口密度最低为每公顷25户,适宜的人口密度为每公顷45户。美国犹他州前瓦沙奇地区、俄勒冈州波特兰地区的实践,也仅仅是依托轨道交通车站,将一些原本闲置的土地和少量独栋住宅新建或改造成多层建筑。而相较之下,中国城市人口密度则普遍较高,即便是近年新开发的城市郊区和一些小城市,也都以几十层的高层住宅和办公楼为主,很少有低密度的别墅区。在这种情况下,TOD的引入,又给高密度蔓延的城市添了一把火,埋下不少隐患,比如一些轨道交通车站周围,由于开发密度过高,造成交通过于拥挤、服务水平和舒适度下降,并触发安全问题。

这不禁让人想起多年前,曾风靡一时的“城市综合体”。当年,“城市综合体”概念刚推出时,中国各大城市也曾为之雀跃,认为找到了一条可以解决中国城市发展问题的良方。许多人急于抢滩新蓝海,盲目复制东京、香港、新加坡的城市综合体方案。却忘记思考,城市综合体是否真的适用于中国城市。实际上,中国城市密度虽高,但综合来看,尚难与东京、香港、新加坡比肩。而且,从城市发展趋势来看,几个一线超大型城市的人口规模已经见顶,人口发展规划已经确定并正在强力执行。没有人口的进一步聚集,哪来密度提升?没有高人口密度,哪来的高强度开发?到后面,“城市综合体”便像是注水猪肉,沦为地产噱头,带点儿底商的郊区住宅都大言不惭地把自己定位作“城市综合体”。这样只是炒概念的建设方案自然不能满足各界的需求,久而久之,“城市综合体”的概念逐渐冷却,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今天的TOD是否一定会成为昨天的“城市综合体”?仍未可知。但TOD和“城市综合体”的水土不服,值得引起我们的关注与反思——城市充满了矛盾和复杂性,绝不存在一味可以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可以解决所有国家,所有城市的问题。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城市,都应该结合自身城市基础特色与实际需求,量体裁衣,形成符合自身特点的城市建设理念。而且,考虑到在长期高速发展和不良规划理念的影响下,追捧大尺度、大规模规划方案,围绕抽象的、架空的平面布局开展建设,并且热衷于一轮又一轮运动式建设风潮,已经是大多数中国城市建设的惯性行为,简单地提出一个新的城市建设理念,虽然如星火,能够照亮一方天地,但不足以燎原,更甚者或许还会被“黑暗”吞噬,比如再一次滑向地产,终究还是换汤不换药。因此,面对充满矛盾和复杂性的城市,想要做出改变,推动它真正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首先要做的是以一套系统性方案,革新顶层设计,将城市发展的激励机制彻底扭转过来。

60年前美国著名城市规划师简雅各布斯曾说过:“城市更新过程中,一种规划理论与实践能提高城市的社会活力,而另一种理论与实践将会导致城市的死亡”。2018年,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先生凝练多年研究成果,结合中国现实,在中国城镇化进程进入下半场的当下,大力倡导以人为核心的城市发展策略,提出了一套动态的、系统的行人优先的城市空间策略和发展策略,命名为POD(PEDESTRIAN ORIENTED DEVELOPMENT)理念。

POD理念强调的是,人在城市开发中是第一优先级的,作为一项系统性的城市问题解决方案,此理念并不拘泥于交通系统建设,它囊括了从城市规划、街道、产业、建筑、环境、文化以及消费等诸多方面。POD理念将深刻影响到城市规划及空间关系、宜居城市和社区、城市改造和修正、城市产业、城市活力再造、城市消费、建筑设计、城市的现代性、城市环境、城市文化的再定义等诸多领域,从城市肌理、城市规模及密度方面进行综合设计,城市的不同功能需要进行整合,以保证在相对城市密度内人的生活、社交、休闲、工作等各种需求的实现,系统性建设和打造真正对行人高度友好的城市公共空间,创造高品质、富有吸引力的城市环境和城市服务,最终促进城市向以人为本回归。这个系统性的理念,渗透和干预城市更新的各个方面,改变传统的做法,给出了创新性的思路和解决方案,构建以人为本城市更新的中国概念。

北京安邦咨询公司  © 1993-2019 Anbound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