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理念为城市发展带来新“三观”
安邦智库:城市问题研究 2019-10-10

“层次性”是每个被看作整体系统的事物都具备的属性之一。城市,作为复杂的巨系统,自然也不例外。粗略来看,城市系统内的诸多问题可以分为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次。

宏观层次对应着城市的“价值观”,为城市未来发展提供指导方针,同时也为政策划定和管理措施提供约束条件。各个城市之间,在树立价值观的过程中,既展现出共性也存在个性——每座城市的生长都必须遵从一定的客观规律,但有一些问题则需要因人、因城、因时而异。中观层次对应着城市的“方法观”,为城市确立一系列具体发展目标,从空间、产业、环境、文化等诸多领域入手,回答“城市建什么”、“怎么建”的问题。这一层次的成果输出,通常伴随着政府、社会、市场的密切协调与激烈博弈。城市在努力平衡各方利益,最大限度满足各方需求的过程中,逐渐形成面向城市空间发展与建设管理的公共政策。微观层次对应着城市的“细节观”,将感性与理性相结合,有限的手法与无限的内容相结合,弥补中观层次设计内容的“缝隙”,确保城市发展目标的有效实施,让城市发展达到更佳效果。

如果我们把城市比作一棵树,城市系统下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次分别对应的“三观”,就如同城市这颗大树的躯干、枝桠与树叶,后者从属于前者,顺应于前者的思想,在不断生长的过程中,又反作用于前者。

曾有西方学者将中国城市过去40年城市发展的主要特征归纳为四点:造城规划运动化、建筑风格粗粝化、行政扩容模式化、空间融合矛盾化。不可否认,受功利价值观影响,在追求经济效益与形象工程道路上高歌而行的中国城市缺少温柔而有温度的那一面。城市虽然看似光鲜亮丽,但实际上欠缺丰富灵动的内容,很难描绘出让城市充满活力与生机的那一“撇”,也不太擅长利用细节画出为城市锦上添花的那一“捺”。城市化犹如一架规模无比巨大的耕地器具,犁过一片片土地,快速播撒下一栋栋钢筋混凝土高楼。与此同时,宽得不能再宽的马路,超大体量的广场,还有美国白宫式的政府办工大楼,也几乎成为了中国每个城市的标配。随之而来的,还有政府债务的急速上涨,城市街道人气的萎缩,甚至鬼城也比比皆是。

中国城市并非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问题。它们也在努力做出改变——中国的一、二线城市开始执行各式各样的住宅限购措施,力图挤出购买力,释放到距离核心城市更远的地方。

但在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人员看来,这样的方法是治标不治本的,城市的根本问题依然未得到解决。城市宏观层面的价值观没有变,城市发展的内涵与机制依然在旧理念下延续。所谓的改变,只不过是让建设的浪潮席卷到更远的地方。但未来这场游戏究竟还能持续多久?当它难以为继时,我们的城市又该如何是好?

安邦智库认为,城市需要做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是摆正思想,回归以人为本的城市价值观。城市为人而建,因人而兴,忽视“人”的城市建设注定是空中楼阁。

在确立了以人为本的核心城市价值观之后,如何让人性化真正落实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是另一个需要城市重点关注的问题。纵观世界各国城市的发展历程,在城市系统革新过程中,宏观“价值观”下降到中观“方法观”,或者再下一层次——微观“细节观”的过程中,很容易出现理解简单化、机械化,造成城市建设的错位,甚至是错误,轻则影响城市建设效果,让建设成果难以达到预期,重则很可能会适得其反,阻碍城市发展。

在这方面,英国就曾有过深刻的教训。20世纪英国城市发展停滞不前,一大原因正是因为处在转型时期的许多城市,没有真正理解新的城市宏观指导思想,只是简单、机械地将其书写在政府文件当中,比如有个别城市直接把威尔士亲王的“建筑与设计十大诫命”纳入管理政策,即使引用了CULLEN、LYNCH和ALEXANDER等人的观点,也仅仅是引用而以,并没有做更多的延伸拓展;还有一些城市甚至懒得亲自制定城市管理政策,直接照搬其他城市的成功案例。

安邦智库(ANBOUND)首席研究员陈功先生提出的POD(PEDESTRIAN-ORIENTED DEVELOPMENT)理念,即行人优先的城市空间策略和发展策略,是一个完整涵盖城市各个层次,各个领域的系统性城市解决方案。该理念在宏观层面,纠正城市“价值观”,呼吁城市将“人”置于城市开发的第一优先级,重视行人优先的生活品质的塑造,通过“以人为本”的城市政策加以推动。与此同时,在以人为本的城市价值观下,POD理念从城市空间、产业、文化、环境等多个方面入手,为处于城市中观层面的“方法观”提出了更加具体的准则。比如,在城市空间方面,建议以人文环境设计为重点实施城市空间修正;提倡以公共空间优化为基础,构建紧凑型城市;鼓励城市空间规模保持弹性,做有机城市;鼓励以步行道系统为核心,构建城市层级化的活力中心区。在产业方面,提倡产业以社会环境承载力为基础。在环境方面,提倡环境尊严而不是侵蚀环境。在文化方面,鼓励尊重城市文化感和历史感。POD理念也为城市微观层面提供了细致的原则,助力城市元素向更加生活化、更加人性化的方向转变。比如,呼吁城市现代性服从于人性,避免华而不实的纪念碑式建筑,打乱了城市空间肌理;强调建筑与环境空间融合;强调公共空间的分享性和交际性;强调人性化的生活品质;增加商业消费吸引力,稳定商业资产价值;以步行社区为基础创造城市街道活力。

北京安邦咨询公司  © 1993-2019 Anbound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